• 05 2013

    杜维明与儒学的现代发展

    《江海学刊》2013年第3期

    杜维明是第三代现代新儒家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多年来致力于儒学的现代发展。他的儒学言说是建立在对启蒙进行反思的基础之上的。为了给儒学的现代发 展开辟道路,他试图纠正人们对儒学的一些传统看法,其中最核心的是儒学与专制政体的关系。他站在世界性问题的角度挖掘了当代思潮与儒学的相关性,从做人以 及人格塑造方面肯定了儒学的价值。他对儒学现代发展路径的探讨内容丰富,主要有继承和超越启蒙心态、儒学内部的深度挖掘、走向世界、广泛参与等。他对儒学 的弘扬并非是情绪化的,而是冷静的、理智的,这主要体现在他对儒学负面价值的反思上。探讨杜维明的儒学言说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认知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传统 思想资源的现代价值,也对我们把握现代新儒家的思想特点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 04 2012

    杜维明与 ‘儒家文化归谬主义’

    《社会科学战线》2012 年第 4 期

    杜维明提出和探讨儒家第三期发展的前景问题,一方面针对列文森在《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一书中认为儒家传统也已进入博物馆的说法,一方面继承新儒 家前辈确立的儒家思想在中国文化的主导地位的传统,推崇文化在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作用。我们反思杜维明先生的论说当中深层的 “儒家文化归谬主义”不是要消解或否认儒家文化在中国文化的主干地位,或者儒家文化必然对于中国的发展起到重大的影响作用,而是希望借此警惕过分放大文化 决定的意义,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在中国文化发展的关键时刻就文化本身的历史发展脉络平稳扎实地做好中国文化重建的工作。

  • 10 2011

    杜维明“启蒙反思”论述评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1年第5期

    由于启蒙运动及其精神遗产对人类社会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启蒙反思”成为当代人类的一项紧迫任务。为此, 在肯定启蒙精神积极意义的同时, 亦必须正视启蒙精神的三大盲点。在此基础上, 要通过调动包括非西方文明与原初传统在内的多方资源, 在对话中超越启蒙心态, 成就“多元现代性”。儒家天人合一的人文主义可以在自身、社群、自然和上天四层面为超越启蒙凡俗的人文主义提供思想资源。前辈现代新儒家主要是要将儒家思想在基本精神方向上纳入启蒙理性的范畴之内,与之不同,杜维明更为自觉地突显了儒家思想与以启蒙理性为基础的西方现代性的不同取向。如何更完整地突显建立在儒家智慧精神基础上的中国式“现代性”的核心价值, 是现代儒学有待进一步解决的课题。

  • 06 2011

    文明对话视域下的“儒学第三期发展”——试论杜维明对儒学的创造转化之途

    《孔子研究》2011年第3期

    杜维明教授的“文明对话”思想作为其理论上的一大创见, 与其“儒学创新”活动密切相关。他通过深究文明对话与“儒学第三期发展”之关系, 论证了儒学若要走出现代性的理论与实践困境, 一种多元开放的、对话的文化交流态度必不可少。杜维明认为, 当代所涌现出的全球文明对话思潮尤其对现代儒学的自我发展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更为儒家文明传统的现代转化与开新指明了一条切实可行的推展之路。

  • 03 2009

    让儒学的活水流向世界——杜维明“文明对话”说抉奥

    《苏州教育学院学报》2009年第3期

    杜维明立志为儒学的现代复兴“不懈陈辞”。而他关于如何复兴儒学在思想上经历了由“儒学创新”到“文明对话”的认识转变。通过梳理其认识转变的心路历程,认真分析他的“儒学创新”、“文明对话”说,可以看到: “儒学创新”说强调只有藉“见证人”( 知识分子) 的影响以实现民众的儒学认同,而“文明对话”说则强调只有通过与世界其他文明健康地对话,儒学才能实现世界性的文化认同,为全球未来文明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思想资源。

  • 12 2008

    “儒学的第三期发展”如何可能——杜维明的儒学发展观浅论

    《孔子研究》2008年第6期

    杜维明是公认的现代新儒家的第三代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多年来一直以发掘儒家传统、实现儒学创新和当代发展为志业。他所提出的“儒学的第三期发展”论说, 对探讨儒学在新的历史境遇下如何实现创造性转化、实现与当代社会的互动发展具有启发意义。本文对“儒学的第三期发展”的缘起、主旨及其学术前景等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以求教于学界前辈和同仁。

  • 12 2007

    从反思启蒙心态到儒家价值的普世化期盼——杜维明启蒙观探微

    《北方论丛》2007年第6期

    反思启蒙心态是一个具有世界意义的话题。第三代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杜维明通过发表文章、与诸多国内外学者对话等形式探讨和反思启蒙问题, 试图揭露出启蒙盲点, 从儒家传统价值资源中寻求新的普世化精神来回应启蒙困域。杜维明的启蒙观主要包括启蒙心态的反思与批判、反思启蒙立场的分疏、启蒙心态的中国境遇、助启蒙走出困境的儒家普世价值等。

  • 03 2005

    文明对话与当代新儒学的发展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2期

    作为第三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杜维明和刘述先近年来致力于国际间的文明对话,在与各大文明传统的代表性人物进行广泛交流和频密对谈的基础上,对儒学的当代境域及其所面临的问题作了深入的探讨,提出了许多富有前瞻性的观点,这极大地拓展了新儒学的论域和走向国际学术舞台的空间,为儒学的发展乃至当代中国文化的建设提供了动力。

    ……

    和第二代新儒家相比,杜维明等人的学术状态有着更高的国际化程度,不论是知识背景、学术训练,还是问题意识、学问方法和学术视野,都有远超出他们前辈的地方,这就为有效地展开与不同文明背景的人物之间的对话提供了可能性。再加上今天中国文化受世人重视的程度,其参与对话无形中便有了一份真实的力量,而不再陷入前辈们自言自语式的“独白”,这就使得他们加入文明对话的行列不但恰逢其时,而且有了很大的现实意义。通过开展文明对话。不但能让更多的国际人士了解中国文化、了解儒学,而且也获得了本身自我反观、自我整理的机会,可以从对话中来调整姿态、找准自己的位置。通过对话,也让儒家的资源有了重新被排比和筛选的可能性,并为进一步的发展拓展出空间。如果说近代以来的儒学基本上是处在...

  • 01 1997

    “文明对话”取代“文明冲突”——与哈佛大学杜维明教授谈文化

    《世界周刊》1997年1月5日

           杜维明教授认为,“为仁”的根本途径是自我修养,核心是“为己之学”,而不是“为人之学”。


    全球主要的宗教代表把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视为人类和平共存的基本原则,并写进《全球伦理宣言》。


    杜维明教授希望公众知识分子能为文化中国精神资源注入新的营养,使它从薄到厚,从稀少到多元,在21世纪文明对话中肩起应有的责任。


    孔子仁学系“为己之学”


    “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也是他本人终生坚守的人格修养原则,正所谓“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在他的弟子中,除了颜回,在他看来,都没有真正达到“仁”的境界。但孔子却说:“我欲仁,斯仁至矣。”看来,如果真正“欲仁”,并非无路可寻。那么,孔子“为仁”的根本途径和精神内核是什么呢?


    杜维明教授认为,“为仁”的根本途径是自我修养,核心是“为己之学”,而不是“为人之学”。对此,《论语》中讲得非常清楚:“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大学》中也说:“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