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的人文价值追求

发布刊物:《经理世界》
发表时间:2006-11-05

今天,企业家的人文视野,应该超越三种不太健康的“二分法”。


第一种是把西方和西方之外分开来,即“西方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市民社会和西方所代表的价值”是人类发展不可或缺的主要资源,而西方之外,必须向西方学习。其实,全球化逐渐把“西方之外”也融入了西方。不仅是观念融合,更重要的是移民。


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在德国,土耳其移民的增长速度非常快,有一些学者估计50年以后,在德国最重要的语言不是德文而是土耳其文。而很多美国学者现在很关心美国的认同问题——“我们是谁?”最典型的代表是西班牙语在美国的发展情况。到过欧洲旅行的学者或许知道语言的多样性,但是在美国的很多地方,西班牙语可能比英语更普及,在得克萨斯、佛罗里达和新墨西哥州,都有同样的情况。文化的多样性已经让“西方”和“西方之外”这个思维过时了。


另外就是有一种理念,认为现代和传统是分开的,现代化的过程中传统在消逝。在上世纪60年代有一批学者提出“传统社会的消逝”,世界逐渐趋同,大家都向一个方向走。但在21世纪,很多经济论坛都指出“传统和现代的复杂关系”。没有法国的革命传统就没有今天的法国;没有德国的民主主义的传统就没有今天的德国;没有美国市民社会的传统就没有今天的美国。


传统不仅是和现代化有冲突矛盾的意识形态,传统同时也是塑造现代性常常不可或缺的资源。全世界都了解到现代化中的“传统价值”。传统在现代化过程中,除了消极的因素以外,也是积极因素。


再有一个“二分法”,就是把“全球化”和“地方化”分开。现代化可能是多元化的过程,可是“全球化”和“地方化”中间有复杂的互动,越全球越地方,越全球越区域。其实,全球化和区域化、国家化和地方化,都是同时并进。


例如,日本在地方化和全球化的过程中是比较成功的例证,但是日本今天面临着“再区域化”,也就是以前日本叫“脱亚入欧”,今天日本要回到亚洲,就碰到韩国和中国的挑战,日本除了国际化以外,要地方化保持日本特色,同时还要区域化。


对于有知识、有资源、有影响力的知识精英和企业家精英,应该不断调整自己的人文视野。除了经济资本、社会资本以外,我们当然重视“技术”,商学院绝大多数课程都使我们在经济领域里面对特殊的问题能够有深度的了解。但是除了技术的能力以外,还有文化的能力;除了关心智商,还应该关心“伦理、智慧”。


在市场经济发展特别迅速的时候,市场经济的动力常常会导致社会的市场化,不仅是学校的市场化,各种人际关系的市场化,甚至还有婚姻的市场化。在市场化的过程中间,人们的情商和伦理智慧会受到非常大的残害。严重时会使社会不能够持续发展,这是一个重大课题。


所以,经济在传统中国被理解为“经世济民”:一方面是管理,另一方面是服务。通过管理和服务,逐渐成为学习文明中不可缺的“领导素”,除了一般所谓的物质条件以外,还有精神价值的问题。企业家应该成为“有服务意愿的领导者”,通过自己资源的开发,对社会各个不同的阶层都能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