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儒学与西方文化的碰撞

发布刊物:现代国企研究 Modern SOE Research 2010年01期
发表时间:2010-01-01

入世儒学与西方文化的碰撞

 

    在全球各地特别是知识界有一种共识,就是由美国和西欧代表的全球化进程成功了,这是一条走向现代化的道路。但是也有人提出文明冲突,虽然西万全球化势不可当,但是有两种文化的力量对它提出挑战:伊斯兰世界和儒教文化圈,后者主要就是中国。


儒教文化圈对抗文化全球化


    9.11反恐以来,布什政权的美国走向了单向主义,这个单向主义后来带来的经济理念就是所谓的新古典经济主义。这个模式强调了资本主义的特色、现代化模式,强调这即使不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这是从西万发展出来的一套转化世界的模式。这个观念在今天世界各地影响非常大,世界将越来越趋同了。


    从历史来看,这个大的潮流,其实是从17、18世纪欧洲所代表的启蒙运动开始的,它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意识形态,因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从启蒙运动发展出来的。现在我们所了解的世界经济、民主政治、所谓的市民社会以及现代的大学、现代的跨国公司、现代的军事管理组织、各种不同的非政府组织都是和这个形态有密切关系,都是19世纪以来所发展起来的制度。


    更值得我们重视的是这些力量后面所带的基本价值,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普世价值,像自由、理性、法制、人权和个人的尊严或者说个人主义,包括人权这个观念,确实被西万特别是美国政治化了,成为批判很多其他国家的对象。如自由这个观念,美国一位经济学的诺贝尔奖得主就说所有的价值如果跟自由不挂钩,就变成非价值,认为自由是最重要的价值,整个经济的发展和自由有密切的关系。另外市场经济的发展必须靠法律,如果法律制度不能建构,这个经济的发展多多少少都可能成为相对自由的市场,结果是发展到一个阶段就会碰到很大的困难。


    在文化上这一百年来,英文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世界各个地万的精英都是双语的,至少希望双语的,希望在母语以外能够用英文来交流。从舆论来看,不管是电影、流行歌曲或者是餐饮业都是用英语主流,如在圣诞节世界不管到什么地万都是圣诞歌曲,从波士顿到香港、东京甚至新德里,这就是全球化的现象。


    不管形成怎样的现代性,传统不会消失,它在塑造不同世界不同现代性或者不同现代化的过程。如果法国没有革命的传统,就很难理解今天法国的现代性,没有渐进主义就很难了解英国的现代性,不了解强势的市民社会就很难了解美国的特色。而中国文化的历史性非常强,五千年来,从新石器时代起没有断过。印度也是源远流长,但印度不太注重历史,而埃及的文明已经没落,只能在博物馆中看到。


    美国文化、西万文化是一种竞争的、抗衡的文化,那么中国文化是对话的文明。1923年,梁漱溟就说过,西万的文化是进取的,是积极的;印度的文明,一万面是能说善道,另外它是舍离的,就是离开这个世俗世界;而中国文化是平和的,这也是地区的特色。


气候问题更需入世儒学


    我觉得有四种不同的问题必须同时解决:个人如何安身立命的问题;个人和社会之间能不能健康互动的问题;人类和自然能不能够取得持久和谐的问题;人心和天道能不能相辅相成的问题。总的来说,就是个人的问题,社会的问题,生态的问题和宗教的问题。


    这是中西万同时面对的大考验,西万的普世价值很难处理,因为它有自由和平等、公正之间的矛盾没解决。如果突出强调自由,平等和正义的问题就出现了。


    而儒家传统的基本价值强调责任、善心,再有就是个人的尊严以及社会和谐的问题。中国儒家入世,对于天国、彼岸、净土关注不够,但是正因为地球的问题出现了,所以世界伟大的宗教都需要完全走向入世的路程。基督教现在不可能说我们期待未来的天国,对凡俗的世界不闻不问;佛教也不能说我们注重的是来世,对现在的红尘不管。


    我们现在不仅成为经济大国,有那么大的政治影响力,并且文化的力量也在复苏,所以我们的参照系要大,不能走向狭隘的现代主义或者狭隘的现代化的路,要走比较宽的现代化的路,甚至非洲也可以为我们提供很多资源。这和我们自己心灵的救赎有关系,另外就是人和社会之间能够发展的一种健康互动的关系,这是中国文化的强项。最难的在中华民族就是对于宗教、对于超越精神世界一种新的理解,我们强势的受到物质主义、商业主义、功利主义各个万面的影响,对于人的精神世界,我们非常向往。现在各种不同的国学班、经典会读、儿童读经都出现了,但是这还是一个浮面的现象,因为我们的心态非常浮躁,学术界也不例外,因此我们先要对我们自己的心态做一个调节。


    我们应该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之中和现代日常生活之中,寻找到一种安身立命的力量,这个力量表面上看起来,和西万各大宗教不一定相同,但是它有非常深刻的精神意义和宗教意义。我认为中西万核心价值对话的时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