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心学的时代已经来临

发布刊物:贵阳文史 History Culture Guiyang 2010年04期
发表时间:2010-04-01

阳明心学的时代已经来临

 

    把“知行合一”定义为贵阳精神,在全国各地都应该有启迪的作用。我认为,背后有一个值得我们关切、深思的文化信息。


    30年来,中国市场经济特别蓬勃,气势如虹,带动了全世界经济的活力,也使得中国成为经济大国。1994年联合国举行世界社会高峰会议的时候,提到了一个观点,即市场经济是使得社会的经济动力能够逐渐开发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机制;但是,如果市场经济逐渐滑入所谓的“市场社会”,即社会各个不同的领域都被市场化,不仅是企业、媒体,乃至政府、教育或者宗教,都被市塌所侵噬。这是值得我们深刻忧虑的。


    不幸的是,今天这已是全球性的问题。因为“市场社会”的出现,突出经济资本,不注重社会资本,使得社会发展受到扭曲。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对话,会受到干扰。过分地强调科技的能力,而不够注重人文的能力,即忽视文史哲在塑造一个民族文化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这也会发生很大的问题。另外,我们特别强调智商,但是,对于伦理的智慧是不是有足够的关注?除了物质条件以外,还有精神价值,如果对于社会资本、文化能力、伦理的智慧、精神的价值关注不够,我们会碰到经济发展了,但社会基本价值严重下滑和丧失的困境。这不仅是在中国,在以儒家文化圈为主的东亚,乃至全世界,都不同程度出现了。


    我们知道《论语》里有“足兵,足食,足信”。特别提出“信”,即“民无信不立”,这就突出了“诚信”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针对这样一个现象,阳明的悟道就对我们有极大的启发。有人说,阳明是中世纪的思想家,面对21世纪人类的问题,他能提出什么观点,什么信息?


    阳明的悟道,说得非常清楚,是“吾性自足,不假外求”,即特别重视一个人人格的发展。核心价值不是功利的价值,而是内在价值,而这个内在价值和功利价值是可以配合的,但优先性是非常明确的。阳明在“拔本塞源”这一篇震撼人心的文章里,特别提到这个课题。如果我们今天加以诵读,对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重大问题,会有极大的启发性。


    “吾性自足”,是阳明在龙场悟道的真知灼见。这种“知”也就是“知行合一”的“知”,不仅是知识,不仅是理解,也是体验。这里所谓的“体验”,是感性,因为有情感的因素在;也是知性,因为有了解、认识的因素;也是理性,不是一般的所谓的直觉,而是有深刻地本质地哲思了;同时,也是悟性,是他经历了各种困顿之后的大中至正之归:一句话,是感性,是知性,是理性,也是悟性。“知行合一”,就是要把自己内心的这种“良知”贯彻到行动中,反对当时官场上和知识界说假话,说空话,以权和以知识谋私的风气。不可否认,它有强烈的感情的因素,因此使得阳明在一生中,他自己本身就受到很大的震撼。这种震撼,在阳明一生中,继续不断地启迪他,激励他,使他勇猛精进,也影响了以后一代一代的仁人志士,不仅在修文,当时的龙场,在贵州,在中国,后来在东亚,乃至世界。


    这种感受的意义是非常深远的。它当然是知性的,不仅是感情。因为我们可以通过知性认识到我们自己心里确有丰富的精神资源。而所谓自足,也就是孟子所谓的“万物皆备于我”,这种精神是和阳明的“吾性自足”是相契合的。因此阳明所继承的是从孟子,经过陆象山,而发展出来的“心学”,“心学”不是“主观唯心论”,不是“个人中心”,它是涵盖性的,既有客观性,又有超越性,是一种全面地对人的理解。因此,它绝对不是我们一般所谓的“个人中心”的主观主义。同时,它也有深刻的理性的基础,不就是个人主观的想法,和整个儒家传统的经典和精华是有密切联系的。


    21世纪我们需要什么?我们当然需要吃穿住,但我觉得,我们更需要对人的重新了解,我们要了解每一个人身心如何能够整合;我们要了解个人和社会如何能够进行健康的互动;我们希望了解人类和自然能不能够取得长久、持久的和谐。这种宽广的思想,既广大又敬畏,就是阳明的精神。我们要了解阳明,不仅是把他当做外在的研究对象,也要把他当作对我们的身心性命能够进行挑战,进行启迪的一种伟大的思想。


    从这种意义出发,我们可以说:“阳明心学”的时代可能己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