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与核心价值的文明对话

发布刊物:中国文化报/2010年/6月/30日/第005版
发表时间:2010-06-30

 

    城市的特点是精神资源和物质资源的高度集中,各种健康和不健康的因素互相碰撞、激荡,释放出极大的能量,造成社会分层、职业分工越来越细的状况,为知识人提供了各种发展的空间。只有在这种浓郁的人文氛围中,文学家和哲学家才能创造出多元、多样的价值。城市化不仅是同质化的过程,也是差别和矛盾同时涌现的过程,大都会要比一般城市及乡村复杂得多,作为现代化的组成部分,城市化可以说是复杂化的过程。


    经济全球化是趋同的,但文化全球化却和区域化及地方化难分难解。因为族群、性别、年龄、阶层及信仰,各种原初的联系就使每个具体的人必须掌握的资源和接受控制的条件,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凸显了它的价值。因此文化因素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越来越重要,文化多样性已经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关注的重点课题,这也最能体现一个大都会的特殊性格。


    在这个背景中,城市化成为现代化乐观突出的表现。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市民社会也是现代化的标志。19世纪,欧美的大都会就是例证。伦敦、巴黎和纽约,都是现代精神的体现。只有大都会才能拥有现代意义的大学、博物馆、歌剧院和音乐厅。也只有大都会才能构建大型的娱乐、运动设施。马克思·韦伯说现代化的特色是理性化和合理化,高度理性化的建筑、教堂、公司,特别是跨国公司,交通系统、银行和课程制度,都是坐落在大城市之中。


    自古以来中国的情况大大不同,城乡的景观比比皆是,城镇只是政治中心,不少的庄园、寺庙和图书馆在城镇之外。现代化以来大都会林立,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说北京之外就没有可观的大都会。也许这就是一种有机的整合。这才能够说明中国都市化的特殊情况。苏、杭名满天下,就是很重要的例子。


    哈佛大学的格茵瑟教授(Nathan Glazer),应邀参加2008年北京论坛,他回到美国不久,在美国极有影响力的杂志《新共和》上发表了题旨为“纽约并非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大都会”的文章。这位在美国知识界非常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宣称上海超过了纽约。但是他实际要传达的是希望上海不要走纽约的老路。后来居上者不能吸取历史的教训,一味模仿不良后果比比皆是,而无法避免的发展模式,是人类的一大遗憾。当然更是后来者的悲剧。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直译后成为:更好的城市,更好的生活。前面是一种期待,后面是一种判断。这个判断有很深刻的根源,来自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美好。”他所说的是当时的雅典,它是人类文明发展历史中的一个特殊例子。如果完全从负面来了解,今天当市场经济渗透到社会每一个层面、每一个领域,不仅是企业,包括政府、媒体、学术乃至宗教,社会就成为一个市场的社会。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联合国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的分析,市场经济是发展社会动力、创造财富不可或缺的机制。但是如果市场经济沦落为市场社会,这是值得我们担忧的。


    我们应该了解到,世界上各种大都会,因为物欲的充分释放,造成了大家熟悉的环境破坏、交通堵塞、贫富不均,乃至在农村里经过长期积累的诚实、朴质的农村价值这种理念也有被解构的危险。


    我们应该从全面来认识和理解,并采取有效的措施。至少在积累经济资本的过程中,我们也要积累社会资本。除了发展、培养科技资本以外,还需要培养发展文化的能力。如果没有文化的价值,一个大都会要成为举世闻名而且有影响的大都会是有困难的。


    除了注重智商以外,我们也要注重情商和伦理智慧。大都会创造了很多的物质条件,但是精神的价值不仅要维持,如何使它发扬光大,也是需要重点考虑的。


    苏州成为亚太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城,是中国乃至世界古城保护的典范。这是经过长期努力,把苏州的河、街、巷、桥、景、房,每一个地方都在调查和研究的基础上进行维修的具体成果,成为城市更新的例证。小而有机的联系,和大、高、快可以配合起来。


    毫无疑问,上海世博会为各显灵通的新世界提供了核心价值的文明对话。这种对话是通向人类和平相处的必经之途。“五四”以来中国的精英,以西化为民族复兴的唯一道路,也就是所谓的启蒙心态。他们所体现的不仅是强烈的爱国主义,也是一种面向全球的宏观视野。每一位要求中国人向西方学习的重要学者,以康有为和梁启超为先驱开始,就进行着持续的努力。这些人的努力不仅是为了创造中华民族进一步发展的条件,也是为了人类的前途和人类的文明。


    正在举办的世博会和奥运会一样,都从正面充分肯定中国传统文化,坚信中国传统不仅是孕育中华心灵的源头活水,而且也是促进世界和平的精神资源,可以为世界各种不同的民族作参照。


    费孝通先生晚年访问日本期间提出了四句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用这四句话概括今天的上海世博会,也是贴切的。各美其美是100多个国家和50个国际组织,把他们认为最优美、最能代表他们核心价值的展品与建筑展现在世人面前。每个馆,各有各的自豪。这就是各美其美。


    美人之美是指大家除了对自己所积累的知识、凝聚的智慧和发扬的精神引以为自豪,也以观察者和欣赏者的心情分享其他在同一空间所展现出来的知识智慧和精神性。这意思就是互相学习,互相参照。


    东亚社会,特别是受到儒家文化影响的所谓儒家文化圈,包括中国、韩国、日本和越南,都是非常突出的以学习闻名。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先向荷兰学习,然后向英国、法国、德国学习,近来向美国学习。中国从曾国藩以来,所有重要的儒家学者面对西方的冲击,都是向西方的文化做虔诚的学习。这个学习过程同时也体现了自己的核心价值。所以他们不仅是一个观察者和欣赏者,也是在充分地体验各种不同文明的价值,这不仅是各美其美,也是美人之美。


    中国和美国最近的对话多半是企业的对话乃至人权的对话。但真正核心价值的文明对话现在还没有开始。我们的核心价值,有仁爱、正义、智慧、礼让、信念、诚信。但是我们也能够赞同甚至认同美国的一些核心价值,比如说自由、理性、法制、人权和个人的尊严。它们有全球的意义,因此也应该为我们所接受。同样我们的核心价值绝对不只是亚洲价值,而是扎根在东亚儒家文化圈,具有全球意义的普世价值。


    美美与共,是指整体而言,上海世博会是21世纪国际文化交流的中心,是展现众美的空间,如果大家都以开放谦和的学习心态,主动、自觉地参加这个举世瞩目而且时机难得的文明对话,那么追求卓越就不只是理想,而是引导城市人为自己也为社会提高日常生活的借鉴。


    天下大同的观念是深入中华民族人心的传统观念。所以中华民族体现的价值不仅是本民族的价值,不仅是东亚的价值,不仅是亚洲的价值,也是世界的价值。这是我们对上海世博会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