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儒学的转化与创新

发布刊物:社会科学 Social Sciences Shanghai China 2004年08期
发表时间:2004-08-01

现当代儒学的转化与创新

 

    摘要:本文从时间、空间、阶层乃至不同的学科、不同的取径对儒家传统做了深入的阐述,并着重就“五四”以后现当代儒学的转化与可能的创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关键词:儒家传统;现当代儒学;转化;创新

 

多元多样的儒家传统


    儒家传统可以从时间、从空间,可以从不同的社会阶层,乃至不同的方法、不同的取径来了解。这个传统和基督教的传统,和伊斯兰教的传统,和佛教的传统具有某种相似性。我并不是说儒学就是宗教,但作为一个精神文明,它是多元多样的。


    从时间的跨度来讲,我曾提出过儒学第三期发展的构想,这个构想事实上是非常简单的,我觉得不应该引起什么了不起的争议。就是说儒家传统从一个地方的文化、曲阜的地方文化,逐渐成为中原文化,在中国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个过程从先秦一直到两汉,可以叫第一期。然后因为佛教,因为道家思想的影响,在一段时间中国最杰出的思想家、知识分子不一定认同儒学和儒家传统,他们认同佛教,或者认同道家。这个潮流从魏晋一直持续到隋唐,这个时期佛教大行其道,当时的儒家还有影响,但基本上只是一个潜流。到了宋明,儒学进一步发展,儒家传统逐渐从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演变而为日本的岛田虔次(ShimadaKenji)所谓的东亚文明的体现,就是儒家传统从中国文化影响到韩国、越南、日本,乃至海外的华人社群,这是儒学的第二期发展。到了近代,就是鸦片战争开始,儒家传统受到了西方文明的重大冲击,基本上可以说不仅是退潮了,更可以说是被解构了,而且解构得非常彻底。当时中国最杰出的知识精英形成了一个批判儒学的大潮流,如果你把胡适、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还包括吴虞这些人的力量集合起来,要打倒孔家店,要批评儒学,那么儒学当然是经不住国内最杰出学者们发自内部的批判的,所以说它基本上是被解构了。解构以后,也就是“五四”以后,它是不是还有一个再发展的生机?如果有生机,它将来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据此,我提出儒学发展的前景问题,我是把它当作一个问题提出来的,并不是说它一定能发展,更不认为它会一枝独秀。陈引弛先生曾把我的相关观点汇编为一本书,取名《一阳来复》。所谓“一阳来复”,就是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下的一枝很容易被摧残的幼苗,需要对它做大量的培育工作,这就是我所说的儒学的第三期发展。


    任何一个重要的文明就像一条长河,它不是一个静态的结构,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一定跟其他很多的文明进行复杂的学术沟通。从空间来说,儒家当然是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我曾提出过“文化中国”的观念,这个观念里面的资源非常丰富,儒学只是其中之一。道家的传统、佛家的传统、民间宗教的传统,乃至伊斯兰教的传统(自元代以后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还有基督教的传统。基督教的传统远在利玛窦以前的唐代即已有景教的发展,利玛窦以后的天主教因为礼仪之争,受到了很大的阻碍,但一直在发展。到了19世纪中叶,特别是美国的传教士来了以后,新教发展非常迅速,现在基督教在中国可以说是大行其道(包括地下教会和官方承认的教会),所以它也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有些学者把中国文化概括为儒、释、道三教,其实是不准确的,严格地说,从明以后还应该包括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另外,如果加上民间的宗教、各种不同的民族所体现的价值,那就更加多元多样了。所以儒家传统在广义的文化中国中,它只是很多资源中的一种资源,有的时候有影响力,有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是不管把中国或者文化中国的概念怎样扩展,都没有办法涵盖儒家传统的全貌。因为儒家传统也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是越南文化的一部分,是韩国文化的一部分,是海外华人文化的一部分。即使是海外华人所体现的儒家传统,情况也很复杂。譬如印尼有儒教,曾经是印尼认可的宗教之一,约有一百万儒教的信徒。有一种值得重视的情况。印尼是一个宗教国家,如果你不属于某一个宗教团体,你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作为一个华人,要么信伊斯兰教,要么信佛教,要么信基督教。很多华人认为他们要信自己的传统儒教。在苏哈托之前,信儒教是合法的。可是从1965年开始,苏哈托反华的情绪非常强,信儒教就不合法了。现在他们从中国请了很多学者帮助他们恢复儒教。但是中国学者一到印尼就说儒家绝对不是宗教,跟宗教毫无关系,这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瓦希德(Abdurrahman W chid作为第一流的伊斯兰学者,后来做了一段时间印尼的总统,他开始要把儒家的宗教地位恢复,受到了一些冲击。不过现在印尼的儒教已有再现的契机。所以从空间来看,无论中国文化还是文化中国都无法涵盖整个儒家传统。再如,我在夏威夷的时候,东亚文化中心及传播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曾经做过一个调查研究。选了几个地区:韩国的汉城、日本的东京、中国的台北和香港以及内地的上海青浦进行抽样调查,了解儒家的价值在这些地区所体现的情况。这个调查研究是1980年代做的。按照联合国关于全球价值的方向,以儒家价值为标准,最能体现儒家价值的是韩国,其次就是日本,第三是香港,接着是台湾,然后是中国大陆。事实上从空间上来看,儒家到底在什么地方最能发挥它积极的影响力,那要看它的实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