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学在建设精神家园和培养民族精神中的作用

发布刊物:中国大学教学 China University Teaching 2004年01期
发表时间:2004-01-01

人文学在建设精神家园和培养民族精神中的作用

 

    我们所说的人文学在传统上就是文史哲,现在应该还包括社会科学,特别是重视文化领域的研究的学科,比如文化人类学、生命心理学以及宗教研究等。人文学从我们非常浅显的角度看,可以说是人对人的自我认识、自我了解和自我定义的最直接、最确切也最难分难解的学问,因此它有一定的模糊性,不能用量化的方式来理解。对于综合性大学的价值取向,人文学是可以突出一所大学的特色和自我认同的。因此有人说,人文学可以体现一所大学的灵魂。比如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是以物理学研究为主的,是爱因斯坦创立的,但是高等研究所最近也在发展人文学特别是历史学。为什么发展人文学呢?这和现在世界的趋势和全球化有密切的关系。如果我们把全球化只当作西化和现代化的最近距离的发展,那我们就把全球化的问题看得简单了。世界经济论坛在过去二十多年基本上是讨论市场经济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最近5年才开始注意到21世纪的宗教问题乃至文化问题。波士顿大学的一位社会学家,他在主持一个文化全球化的研究,涉及了10个大国,包括中国、巴西、印度、日本,还有欧洲、美洲一些国家。他们有一个预测,认为文化全球化也可能是一体化的过程。特别突出美国的大众文化,也突出新教伦理,这是原来的设计。可是经过研究以后,情况变了。他在2003年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Many Globalizations(多样的全球化)。里面有一个提法很有意思,就是“现代社会中的文化问题”,完全承认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性。密歇根大学的一位教授提出的一个观点也受到了大家的重视,叫做“文化地图”。从世界不同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从文化的分布情况来看,“文化地图”粗浅地说就是:新教的文化,当然包括北美和西欧、西欧特别是德国和英国;天主教的文化,包括法国和拉丁美洲;东正教的文化,就是俄国和中欧的一部分;伊斯兰世界的文化,包括中欧、亚洲,特别是印尼和马来西亚;印度文化;同时还有儒家文化,这里边包括日本和四小龙,以及中国内地、越南、朝鲜。从这里看得很明显,不同的文明发展和不同的教育制度,科学技术、经济以及其他许多领域则是完全趋同的,中国的物理学和美国的物理学不可能不同,经济管理有趋同的趋势,但是从文化的多样性来看,怎样突出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一个社会的文化特色及其经济、科技的一体化,成为大家所关心的课题。美国学术界提出这样的观点:在一个复杂的现代社会,特别是在一个急速发展的现代社会,除了经济资本以外,必须培养社会资本。这是哈佛一个影响非常大的观点。经济资本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社会资本基本上通过对话、讨论而产生。一个大学如果没有横向的跨系科的对话、没有辩论、没有研讨会、没有各种不同的沙龙、没有各种不同的咖啡馆提供给学生,它的社会资本就不够。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印度教授做的研究:某个印度的城市周围经常出现种族和宗教的冲突,比如说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冲突,但是这个城市一百多年来是和平的、安定的。他对此做了很多研究,发现不是经济发展得好,也不是政治组织比较好,最重要的是它的机制,这个机制就是伊斯兰教的长老和基督教的长老每十天聚在一起喝茶谈天,在喝茶谈天的过程中很多可能造成矛盾冲突的事情都得以解决,通过这种对话、这种沟通积聚了足够的社会资本。在哥本哈根1995年的社会发展高峰会议以后,丹麦政府组织了四年一次的关于哥本哈根会议的研讨会,其问有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市场经济可能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机制,但是市场社会是悲剧。一个社会的大学、教会、家庭从质的意义上是一种价值和文化的载体,市场经济的出现对它们是一种冲击,这种冲击是现在每个社会都需面临的挑战,不仅是发展中国家,即使是最先进的发达国家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在美国的大学,他们认为大学生是消费者,教授是服务单位,这种思想使美国大学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这是第一方面。


    第二个方面,除了科技能力以外,必须培养文化能力,这个文化能力基本上是通过人文学的文史哲来培养。文学让人了解人的感情世界,哲学是对人所思辨的问题后面所带来的价值的再思辨。我从比较文化学了解到,文化背景相同的中国内地、台湾、港澳,甚至新加坡,主要是由华人组织的文化,有两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精神资源比较薄弱,价值领域突出的是经济和政治;文化的多样性,特别是价值的多样性不够,很多的领域没有开拓。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从媒体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看日本的《朝日新闻》,它每一版有五、六页全面讨论书的问题,讨论文化的问题,讨论工业的问题,讨论地区的问题,而华人的很多报纸都是讨论明星的问题、歌星的问题等等很庸俗的文化,而不是有品位的文化。媒体在文化方面不仅不能提升文化的能力,反而助封为虐,在商业大潮中起了不好的作用。另外,除了社会资本和文化能力以外,在发展智商以外要发展伦理智慧(或者情商)。再有就是精神价值,也就是说能够在钱和权、权势和经济的力量之外开拓一些有影响力的价值。如果整个社会由钱和权来掌控,那开拓出来的一些文化能力就会很薄弱。在这个情况下,我提出一个在国内有争议的观点。从五四以来,中华民族为了救亡图强,向北美、西欧甚至日本学习,很少顾及别的国家,对拉美、对伊斯兰、对许多其他的地区不太清楚,因为他们比我们发展得还慢。现在看,中国如果能够把印度当作一个参考,就会开发出很多别的资源。印度有一亿以上的中产阶级,有数百万、上千万使用英语与国际接轨的人口。印度软件业的发展威肋、到波士顿、威胁到硅谷。印度的传统文化的积淀非常深厚,有音乐、哲学还有艺术。当然它的贫穷、它的民族矛盾和冲突我们不要学。美国的大学有一个意愿,就是培养领袖人物,由于这个原因,他们对于通识教育(大陆叫素质教育,香港叫博雅教育)比较重视。几年前,美国曾经举办了10个中国大学校长和10个美国大学校长的对谈会,美国的10个大学校长除了加州理工大学校长外,其他的全是社会科学和人文学专业的。美国的精英大学和有影响的大学,重点都是在素质教育,学生将来到了研究院才开始研究医学或者建筑或者法律或者神学,但是在大学是以素质教育、以博雅教育或通识教育为主,这些大学大概有一百多所,它们培养出来的人才非常多,这是很值得我们注意的现象。在1960年,加州大学校长提出了一个观点:大学的目的就是为社会服务;不为社会服务的就不是真正的大学。比如说加州大学,如果加州要发展农业,那么就应该向农业发展。就是说大学要有很大的灵活性为各种社会的需要服务。这种观点当时就引起了全国的讨论,多半的人认为大学应该为社会服务,这很重要。但是大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文化和知识的传承,假如说为社会服务是惟一的目的,而社会服务是当时社会需要所规定的,那么所有的文史哲人文学都是无用之学,它的存在价值会因此受到威胁;但是在文化传统和基本知识的积累和智慧的积累方而,大学人文学有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