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对话的发展及其世界意义

发布刊物: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Nanjing University(Philosophy,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03年01期
发表时间:2003-01-01

文明对话的发展及其世界意义

 

    摘要:不同宗教之间的“文明对话”大概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不过现在重视“文明对话”,主要是由于1993年亨廷顿提出了文明冲突的理论。亨廷顿后来承认,提出文明冲突的论点,是要强调文明对话的重要性。但很多杰出的学者已经看到这一理论非常狭隘的二分法破绽。如果要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使各种不同的民族文化能够逐渐地在合而不同的背景下生存,就需要通过对话,逐渐发展出生命共同体的意愿;通过对话,大家都具有和平共处的根源意识。容忍是对话的最低要求。对话主要是了解对方,反思自我的局限性。对话的结果是互相参照,互相学习。对话的最后是“celebration of diversity",即庆幸多样。


    关健词:文明对话;文明冲突;庆幸多样

 

    现在在全球各地碰到一般所谓的全球化这样一个过程,大家都了解这个全球化不是一个同质化的过程。一般以为全球化和现代化、西化都是同根而发的。其实全球化与现代化、西化有许多不同点,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全球化没有导致同质化。当然,无可否认的是全球化意味着人类生命共同体的出现,也就是多伦多大学致力于传播学研究的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教授早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地球村”的观念。m但是,即使出现了所谓的地球村和人类生命共同体,并且人类希望通过科学技术、交通旅游、信息、各种不同的商业行为使地球变得越来越小,在人类的相互依赖性加强的意愿越来越强的大背景下,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在全世界各地,不仅在发展中国家,也在所谓的发达国家,因为认同的要求,全球化导致了非常明显的多元性和强烈的认同意识。如果要了解这种现象,我就会把认同意识和人的根源性相连,即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论是个人或是群体,都具有一系列自我无法选择的条件和特征,如族群、语言、性别、年龄代、地域。换言之,在什么地域出生、成长,所处地区经济发展的阶段,乃至基本的宗教信仰等等人类最基本的纽带,不仅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没有消解,反而都加强了。所以全球化一方面是地球村的出现和日益强烈的人类生命共同体意愿的形成。因为生态环保和很多其他的因素与大家枚息相关,人类生命共同体的意识也就越来越强。但是另一方面,人的根源性,人的族群、语言、性别、年龄、地域、阶级和宗教的力量所起的作用也越来越大。这两者形成了一个复杂的互动关系,表面上看起来它们是对立面的矛盾冲突,其实是互存的。许多西方学者甚至认为全球化和地方化是一对孪生兄弟,根本就不可能分割,从而提出了一个所谓“全球地方”的观念,不是globalization,而是glocalization,一方面是global,另一方面是local。现在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和明显。而且现在即使在经济学界,很多学者说一个跨国公司,包括IBM,更不要说像麦当劳(McDonald's)那样的速食店,能不能达到足够的地方化已成为它们能不能成功实现全球化的一个重要指标。假如只想用一套自己的价值和运作方式,而对各地方的文化不闻不问,那你多半注定要失败。一个跨国公司只有对各种不同的地方文化有相当大的敏感度,才能适应全球化的需求,才可能取得不断成功。所以即使从发展策略的角度来说,如何了解多样性,也成为大家关切的重要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