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的人文反思

发布刊物:中华文化论坛 FORUN ON CHINESE CULTURE 1995年04期
发表时间:1995-04-01

唐君毅的人文反思

 

我感到非常高兴能有这个难得的机缘参加由四川省社会科学院、香港法住文化书院和宜宾地区行政公署合办的第二届唐君毅学术思想国际研讨会。我有幸在中学时代便曾亲聆唐先生的教诲。50年代,他曾应台湾"东方人文学会"的邀请到台北来讲学。有一次在淡水论道之时,他曾亲笔提签我在当时极为喜爱的哲学论著《心物与人生》。我还记得,特别向他请教《中庸》里“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一句话的,当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严格地讲,对唐先生我只能算是“私淑其人”。虽然1967年暑假我曾在夏威夷聆听池讲课,而且在70年代陪伴他在日本、美国及欧洲论学、开会及讲演多次,也有不少和他对语的缘份,然而我只能以“私淑其人”来自立自勉,还不敢忝列’及门弟子”。不过,唐先生的哲学结晶《道德自我之建立》和《人生之体验》不仅是导引我进入中国哲学(特别是儒家“身心性命”之学)的定盘针,而且一直是我长期不断吸取的源头活水。他的《中国哲学原论》是我经常参考的宝库,他的《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更是我一再研读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