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我们”的哲学意义

发布刊物: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 年/12 月/29 日/第 019 版
发表时间:2011-12-29

探寻“我们”的哲学和现实意义

 

    要理解“我们”这个概念、一个共同体意义上的“我们”概念,需要把它放在一个广阔的历史背景之下进行讨论。


   从全球角度找回“我们”


    在中国的传统思想中,“我们”的范畴很宽泛。程颢有句话叫“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就是说,一个能够充分体现仁德仁爱的人可以和宇宙形成一个整体。“你”跟“我”可以形成“我们”,我们 3 个人也可以形成“我们”,一个家庭是“我们”,一个社区也是“我们”,一个国家也是“我们”,天底下的万事万物都是“我们”,整个宇宙都属于“我们”。这样一个大的“我们”的概念,体现了人类的完整性。


    这样一个宽泛意义上的“我们”,和现代西方以个人为中心的价值观相悖,而这些价值观也确实有一些局限。西方的认知观里更关注对自然的探索,把人类作为一个今天的“我们”,而不是昨天跟未来的“我们”。今天的“我们”过度开采资源来让自己受益,而没有为我们的后代考虑,因为我们觉得科学会让子孙后代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我们不为过去负责,不为祖先负责,也不为后代负责。非洲有一个非常奇妙的理念,那里的人认为地球并不是祖先给我们的礼物,而是未来的子孙后代托付到我们手中的一个宝藏。但是,在我们今天的主流价值观当中,这样的理念却是缺失的。正由于从广度上和深度上对“我们”理念认知的缺失,才迫切需要我们从全球的角度找回“我们”这一理念。


   与“我们”相关的四个维度


    我们现在正处在 21 世纪的开端,这正是一个重新审视人类的好时机。我非常感动杭州市和各界人士一起努力,探索“我们”这一概念背后的深刻哲学意义,并将其应用于实际。在这一过程中,参与方不仅包括学术界,还包括政府、媒体、行业界、广大市民等。每一个“我”成为这个过程中的重要一员。


    整个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关系,人处于各种关系的中心,因此我们不能以单独个体的角度来理解一个人,我们还要了解个体之间互相关联的种种关系。儒家说修身齐家,修身是齐家的基础,也是天人合一的基础。我觉得儒家其实也强调了人类的尊严,这个理念不仅中国人能理解,包括古希腊等其他古代国家的人们也能够理解。人需要培养自己,人类有了尊严才能有一些基本权利。我们要从一个连接的整体的角度来考虑个人,而这个关于个人的关系整体包含了“自身、社会、自然、上天”四个相连接的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自身。如何把个人的身体、心智、灵觉和神明在一个美好宽松的氛围中融入社会之中?当前中国城市面临很多问题,我们所面对的个人与社会整合的问题就显得非常关键。

 

    第二个维度是作为整体的社会。社会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关系就是家庭,在一个复杂的社会集体中,作为一个单位的家庭非常重要。就算是家庭当中只有 3 个人,只要其中有一个人不愿意合作,这个家庭就要解体了。因此,如何使家庭和谐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很大挑战。


    第三个维度是自然。自然不是一组客体,而是主体的集合体。人类如何跟自然形成持续长期关系,并作为一个整体实现可持续发展,这需要我们重新考量自己与自然的关系。


    最后一个重要的维度是上天。我相信在探索人生的意义当中,宗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像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基督教这样一些宗教,人们要成为更大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孤立在这个世界上,这也直接决定人类跟未来的关系。

 

    杭州有美丽的风景,有优良的社会环境,有高效的公共设置,同时还有深厚的历史记忆和文化积淀。近来杭州市在鼓励市民积极参与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事情上非常成功。当然,多半是如何面对棘手问题,解决紧迫困难。我希望杭州市在鼓励市民参与的同时,还鼓励大家一起来讨论杭州的文化认同,分享杭州人特别珍惜的文化价值。我想起一位杰出的中国文学家曾在一次由我主持的哈佛大学演讲会上说,在他的小说里,“你,我,他,你们,他们”都常出现,但他想尽办法不用“我们”因为“我们”总是带了排斥他者(差异性)的含义。杭州到处是曲径通幽,人文景观多,选择性大,可以满足各种需求。“和而不同”是儒家的基本信念。和谐的前提就是异(不同),就是我们要容忍不同,尊重差异。我相信杭州现在正是走了一条和而不同的大路。杭州所要凝聚的“我们”是可以“与天地为叁”的大我。